您当前的位置: 图书 > 购书指南 > 文章正文

"大阅读时代"的阅读 劣书排放"二氧化碳"

2010-04-28 04:06 来源: 华西都市报      

每个人都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
每个人都有一本属于自己的书。

  进入大阅读时代,随着阅读载体和阅读方式的增加,我们该如何阅读?是选择深阅读还是浅阅读?读书要趁早,我们又将如何进行亲子阅读呢?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峰会后,“低碳”流行全球。我们将如何迎来“低碳阅读”呢?

  A、最热争论:深阅读还是浅阅读?

  大阅读时代,读书不再是正襟危坐的“开卷”行为,你随时随地都能借助各种数字化的工具实现阅读行为。但是这种便利快捷的阅读行为具有节奏快、时间短的“先天不良”,形成了目前颇为流行的“浅阅读”。“深阅读”以获取知识、提升自己为目的,提倡的是反复咀嚼,反复品味,反复思考;而“浅阅读”则以了解信息、休闲消遣为目的,追求的是快速浏览,一目十行,不求甚解。是深阅读可行,还是浅阅读便利?这样的争论一直持续不休。

  虹影:少些“浅阅读”多些“深阅读”

  女作家虹影表示,她身边接触的很多女性朋友热衷的就是“浅阅读”,“她们也看书,但看的都是那些以时装、首饰、汽车、房子、吃喝玩乐为内容的资讯类杂志。小说当然也读,但多是与婚恋有关的通俗小说,那些稍微有思想、有内涵或许更能提供精神食粮的小说却从来不读。长此以往,这种避重就轻的‘浅阅读’或者说‘轻阅读’会害人不浅。”虹影认为,在这个过于喧嚣、浮躁的社会情势下,尤其是一些“蛋白质”女孩,应该多看看那些有利于提升自身修养、陶冶情操的读物。

  而女作家张悦然也认为,“浅阅读”在目前的社会中大行其道,比如大量的“穿越小说”,像是从一条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很难找到有思想价值的东西。张悦然认为,“阅读”应该是活的水,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它是新鲜的,可以与外界交换的水流。张悦然更以目前流行的“女性读物”为例,“‘女性读物’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专门的图书类别,但是许多读物都非常封闭。它要么围绕‘女性’大做文章,要么过度强调与男性的不同,或者对立,最终导致‘女性读物’缺少丰富宽广的话题和深刻的思想。”

  纪连海:深阅读、浅阅读并行不悖

  《百家讲坛》著名学者纪连海表示,他的阅读经验里,深阅读、浅阅读并不对立,他会根据不同的书籍,选择不同的阅读方式。“同样一本书,我会有深阅读、浅阅读之分。那两年比较流行《狼图腾》,我只读过《狼图腾》的序,这个序的观点不见得对,但是它很值得我们思考,它给我们敲了警钟,汉民族是属羊的吗?草原民族是属狼的吗?虽然他对历史的分析不见得对,但是我依然觉得这一篇文章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纪连海也介绍了自己的“深阅读”经历。“我上课讲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传统的观念已经深深地给我们打下了烙印,难道历史真的是这样吗?于是我阅读了《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的内容在哪?它说这个路易十六是法国有史以来最民主的一位皇帝,但是民主埋葬的是他自己。这是一本和我们的教材以及我们所理解的

  知识完全观念相反的书籍。我不是说它对,但是你通过正面的、反面的阅读,你一定会有自己的结论。从此以后你便不再人云亦云。”作为一位历史老师,纪连海如何指导自己的学生阅读呢?纪连海表示,“我讲课是固定的程式化的东西,比如我先讲今天要讲什么课,出课题,然后出课标,我做的PPT,第一篇是这个课的题目,第二篇是课标,国家要求我们掌握到什么情况,第三篇是我向你推荐的书目,我本身告诉他哪些是深阅读,哪些是浅阅读的东西。而且我的课件公开拷到学生的电脑上,公共电脑,谁都可以拷,我向来一下拷一学期、一学年的,这些课件都给他们。我年年自己协调,推荐的书目我会自己介绍,比如这部分书我建议你浏览,我还告诉学生,这些书我读过,有些书我听说过我没有读过,我读过的书哪部分好,有时候我说这个汉字的故事特别好,你只有读了才会知道,原来这个字是这么回事,象形文字怎么就象形了,你会发现我们祖先的创造力等等,我会告诉学生,哪些是我建议你读的。因为我节节课都要推荐书,哪怕这些课里面你只听两回话,你在历史方面就会多读两本书。”

  B、大力提倡:亲子阅读

  所谓“亲子阅读”就是以书为媒,以阅读为纽带,让孩子和家长共同分享的阅读方式。《朗读手册》上有这样一段话:“你或许拥有无限的财富,一箱箱珠宝与一柜柜的黄金。但你永远不会比我富有,我有一位读书给我听的妈妈。”

  杨红樱:家长陪孩子从头读到尾

  本届书博会上受到广泛关注的著名儿童作家杨红樱就大力提倡“亲子阅读”。杨红樱说:“家长根本没读一下怎么能知道这本书不好呢?所以家长要和孩子一起读书。”采访中,杨红樱告诉记者,她曾到沈阳一所学校做读书活动,一个小男孩找到她说:“我看过你的《男生日记》后很感动,我爸爸妈妈也离婚了,和书里的孩子一样,我以前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离婚,为什么要丢下我,心里有点恨我爸妈,但是读完书后,我觉得我也能和书里的主人公一样,很好地生活下去。”

  这是让杨红樱感触颇深的一段经历,她在定义什么是适合儿童阅读的好书时说:“能让孩子找到心灵安慰和成长力量的书以及能让孩子快乐的书都是好书,这些书一般都是孩子们愿意看的。就像沈阳那位小朋友,他从我的书里学会了坚强获得了力量,并学会怎样去尊重父母的情感。其实很多大人都认为,小孩子看的书都是无知的浅薄的没意思的,这是错误的观念,不要低估他们的阅读能力,其实儿童的阅读没有成年人的那种功利性,他们不会去考英语去考会计,他们只会追逐那些让他们觉得感动的书,他们自愿读的书一定是他们认为好的,能够找到和自己心灵相契合的书籍,其实就是儿童需要的好书。

  对于如何选择“亲子阅读”的书籍,杨红樱深有感触。“首先要了解孩子的性格,他喜欢什么样的书。可以带孩子去一趟书店,家长不要干涉,而是让孩子自己在书店中游走、选择,看他最终会选一些什么类型的书。获知孩子的兴趣后,要尽量满足他这种兴趣。然后再循序渐进地引导孩子读别的类型的书。”

  杨红樱还强调,不要在孩子的阅读道路上制造障碍。有些家长在孩子刚上小学的时候就搬出《红楼梦》、《鲁宾逊漂流记》之类的名著大部头,甚至是《论语》、《孟子》、《庄子》等中国古代经典名著,“这根本没必要,你想想,和孩子离了几百年的作品,还有中世纪的欧洲,这些怎么能看懂嘛,而且太深奥孩子也不愿意看,孩子消化不了,会产生挫败感,于是很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喜欢读书了”。对于“亲子阅读”的乐趣,杨红樱说:“真正看完一本书,才会了解书中的内容,才会有兴趣继续看下一本,才会爱上读书,并且从中获得快乐。因此,家长陪孩子从头读到尾是个很好的阅读习惯,孩子们从小就要培养这种习惯,半途而废得不到真快乐。”

  

优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