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图书 > 书讯快递 > 文章正文

《水底的火焰——知识分子萧乾》出版

2010-04-08 07:37 来源: 搜狐读书      

 
  《水底的火焰——知识分子萧乾》出版

  ——文洁若讲述萧乾与《尤利西斯》的翻译

  2010年3月31日下午,萧乾夫人文洁若先生在中国人民大学外语系做了“《尤利西斯》的翻译”学术报告会,文洁若讲述了她与萧乾翻译《尤利西斯》的缘起以及二人携手完成这部“天书”的那段艰苦而充实的感人岁月。

  半个多世纪的《尤利西斯》情结

  文洁若称《尤利西斯》的中文版翻译酝酿了半个多世纪。《尤利西斯》是爱尔兰意识流文学作家詹姆斯•乔伊斯于192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该书是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作,并被誉为20世纪一百部最佳英文小说之首。《尤利西斯》是英国现代小说中最有实验性、最有争议的作品。小说以时间为顺序,描述了主人公,苦闷彷徨的都柏林小市民广告推销员利奥波德•布卢姆(Leopold Bloom)于1904年6月16日一昼夜之内在都柏林的种种日常经历。小说大量运用细节描写和意识流手法构建了一个交错凌乱的时空,语言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

  据文洁若先生回忆,1929年萧乾在燕京大学学习的时候,听杨振声教授的课程时就听过关于《尤利西斯》的讲座; 1939年在他去英国伦敦大学任教的时候买了《尤利西斯》;1940年曾写信给胡适先生,希望中国有人能翻译出《尤利西斯》;1940年初夏,萧乾在剑桥研读《尤利西斯》后,工工整整地写下了“天书,弟子萧乾敬读”几个字 。萧乾心里一直想着《尤利西斯》的翻译,但没想到最后自己会翻译。

  文先生最早知道《尤利西斯》可以追溯到1934年,当她还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时,父亲带她到日本的书店,曾指着一套七卷本的《尤利西斯》对她说:日本人把这么难的书都翻译出来了。“到中文版出版,整整晚了六十年。”文先生不无遗憾地说。正是这样一种情结,1990年8月,当译林出版社社长李景端找到萧乾与文洁若时,文先生欣然同意,八十多岁的萧乾先生因为怀着对文先生的一份情也勉强答应了。钱钟书老先生曾认为他们此时接手翻译《尤利西斯》是“找死”!可见其翻译的难度。萧乾夫妇携手开始了《尤利西斯》的翻译工作,1994年4月全部译完。

  朱镕基建议爱尔兰总理读萧乾的《尤利西斯》

  萧乾与文洁若翻译的《尤利西斯》出版后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100多家海内外媒体纷纷报道,《布鲁姆在中国》、《布鲁姆在北京》等文章刊登在多家国外报端。1995年3月,译林出版社由于《尤利西斯》的翻译获得新闻出版署颁发“第二届全国优秀外国图书奖一等奖”。读者的喜爱程度与热情也超乎两位译者所料,1995年4月在上海的译者签名售书活动书价昂贵的《尤利西斯》两天就卖出去1000本。

  “1997年9月上旬,国务院参事处主任看望萧乾,说要找一部《尤利西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同志表示想看《尤利西斯》。”文洁若说当时87岁的萧乾因感冒住在北京医院,她就赶紧回家取来一套,等萧乾签名后给朱镕基同志送去。文洁若当时想:“朱总理日理万机还有时间看这书?”出乎她的意料,结果总理还真看了。2003年,朱镕基总理会见爱尔兰总理,谈起《尤利西斯》的时候,朱镕基总理说:“我都看过了。”爱尔兰总理说:“我还没看过呢。”朱镕基总理就说:“你赶快把中文学好,你从中文来看《尤利西斯》吧,看翻译的怎么样。”文洁若至今还保留着参加朱镕基总理会见爱尔兰总理活动的照片。

  给日文版《尤利西斯》纠错

  1934年,文洁若随在日本做外交官的父亲到日本,在日本生活了两年多 。她的翻译生涯可以从在日本上小学时算起。那时父亲看她喜欢临摹日本的儿童书,父亲就鼓励她将书中小人嘴里吐出来的日文翻译成中文。后来,父亲又给她买了日文版的《世界小学读本》,让她把他们翻译成中文,她那时和父亲合用一盏灯翻译了100多万字。文先生的日文和她的英文一样好,曾先后翻译过不少部日本的文学作品,是目前国内翻译日文最多的人。

  《尤利西斯》在日本有四个版本,文先生毫不讳言日文版对他们翻译中文版有很大的帮助,他们手中的四种版本的日文版《尤利西斯》,对他们理解这部天书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不过文洁若像孩子般得意地说,不过我们也发现了日文版本有个别翻译错误的地方。后来在一次参加学术交流会的时候她向日本学者 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后来日文版本真的采用了她的意见进行了修订。“这也算是我对他们的回馈吧。”

  最后一首爱情诗——《尤利西斯》

  “与萧乾合作翻译《尤利西斯》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文洁若由衷地评价她与萧乾先生的译著。在《水底的火焰》中记述萧乾先生的后50年来看,萧乾先生选择做翻译工作是一种无奈之举,不能搞创作了,做作翻译不仅使我们读到更多的有高质量翻译水平的外国文学作品,也让萧乾自己通过做事情得到一点精神安慰。从1990年萧乾同意与夫人一道翻译,到1994年汉译本第一卷出版,在将近四年的时间里,夫妻二人放弃了休息和娱乐,有时甚至是通宵达旦。 两位先生起早贪黑专心地翻译《尤利西斯》,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就想着赶紧把这部旷世巨著翻译出来。

  “这本著作里有爱尔兰的童话,有宗教的故事,各方面的知识都有。”她还特别提到翻译中意识流的问题,怕读者不懂,但又不能妄加改动,所以她和萧乾翻译的《尤利西斯》和原著一样厚,做了大量的注解,力求保证作品的质量。“不能把作品翻译的粗制滥造,不为钱,把好的作品对等翻译。”

  《水底的火焰——知识分子萧乾》的作者丁亚平在最后的点评时称:《尤利西斯》是萧乾献给文洁若“最后的一首爱情诗”,也是萧乾先生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首爱情诗”。据丁亚平介绍,1991年八十高龄的萧乾和六十多岁的文洁若先生挑战巨著,他们勤奋与执着,历经四年,高质量地完成译著,谱写了一首动人的“爱情诗”。文洁若是女性化的男性人物,是国内翻译日文最多的人;而萧乾则是一位杰出的报人、记者、作家和翻译家,曾被巴金评价为“奇才”与“大家”。

  今年是萧乾先生诞辰100周年,人们以各种形式纪念这位文化老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新近出版的《水底的火焰——知识分子萧乾(1949—1999)》,记述了萧乾先生人生的后50年经历的风风雨雨,而翻译《尤利西斯》,是他50年的夙愿,也是一首最美丽最精彩的爱情诗。

  (《水底的火焰——知识分子萧乾(1949—1999)》2010年4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优惠活动